发新话题
打印

平心静气些了,也说点善后的想法吧 (ZT)

平心静气些了,也说点善后的想法吧 (ZT)

现在新疆最需要避免的,或者说最可怕的前景是什么?这点,一些这几天不避砖头极力主张汉族——不管是新疆本地的还是其他地区的汉族——都要克制、要冷静的网友说得是完全正确的,最危险、最可怕的前景就是各族(其实并不是仅是维汉对立,事实上是维族与几乎其他所有新疆的民族对立)越过政府,直接发生不断的民族仇杀,那样在几十年内,新疆决无宁日。 但我还是要说,至少在本河里,几乎所有这些应自认是温和派的网友,虽然你们在战略上的看法没有错,但其实却是犯了严重的战术错误。事实再清楚不过的摆在面前,不管背后的黑手或黑手背后的黑手究竟是谁,发动了这次血腥的恐怖袭击的是维族人,而且,甚至不同于911和孟买袭击案,参与暴行的暴徒以官方说法,也至少有三千之众。不管明面上再怎么解释,这几千暴徒仍然只占了九百万维族中的极小比例,但知道情况的大多数其他民族人士,尤其是新疆本地身处其害的人们,不可能不被这个巨大的绝对数目所极度震惊,并因此对整个维族,至少在短期内产生极大的不信任及厌恶的感情,而现在事件尚未完全平息之时,这种感觉更是最为强烈之际。在这时候,你们多又不注意方式方法,只急于注重“要求”汉族等要从大局出发,还是要克制,要当心反击中扩大化的报复维族,甚至大肆批评百姓自组防卫乃是过火之嫌。如果换个时间、场合,你们的观点可能还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在现在,你们待在安全之所却用这种“要求”的口吻,只会让仍然身处危地者产生强烈的被出卖的心理感觉。老实说吧,亏得新疆网络至今被切断,因此能看到你们这些言论的,基本还是新疆以外的,否则这种“劝解”只会起到更加火上浇油的作用,而不会是你们的本意。http://www.ccthere.com/thread/2296905 必须说明的是,我绝不反对温和而保持冷静和理性,事实上,我一直自认是坚定的温和派。但是,我提请朋友们注意,与温和对应其实应该是激进甚至狂热,而不是坚定或者说是强硬。古今中外的历史一再的证明,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人民永远是先天的倾向于温和派,但如果温和派不能在大多数人民关心的关键原则问题上坚定甚至强硬的保持住基本立场(给大多数人感觉是这样),那么他们必然会失去主流民意的理解和支持,从而为激进派的得势扫清道路,而朋友们,你们担心的前景,只有在激进派或者说激进派中的狂热派占据了民意的主导地位,才最可能变为现实。 回到原题,现在事态已经发展成这样了,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所以首先,只能也必须毫不避讳的正视现实,分析情况究竟恶化到了什么程度,为了政治上正确的口号,或者其实已经没有了的面子而继续掩耳盗铃,不仅毫无意义,在现在的形势下更甚至是一种罪恶。必须承认,这次的第一局,热比娅他们赢了,而且是大获全胜,新疆维汉民族之间互相怒视甚至仇恨的种子已经播下,再想要将这些种子长成的毒草连根拔除已经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了。这是痛苦但却血淋淋的事实,有156位死者为证,有上千的伤者为证,有愤怒的自行武装的人们为证,无法否认,无法回避。我们只有挺起胸膛勇敢的接受,因为只有在接受事实之后,才有希望用新的努力去克服它,去扭转它,闭起眼睛装驼鸟是没有出路的。http://www.ccthere.com/thread/2296905 如今的化解之道在我看来有短期、长期之急的分野。短期是先恢复秩序、暂时平稳住人心,长期是重建新疆民族关系,从根本上巩固国家统一安全。眼下就急需马上去做的,除了以重兵雷霆出击,坚决镇压任何仍然敢于烧杀抢砸的匪徒,全力搜捕所有涉及犯罪的暴徒,绝不因任何法律之外的原因姑息轻纵一人之外,更重要的是,虽然不可能很快恢复百姓的信心,但政府至少要用真诚的努力去试图重新争取之。 不管有什么理由,发生了如此惨案,事后至少长达两天恢复秩序的控制极不得力,政府绝无法推卸有失职之嫌,现在光是承诺会抚慰死伤者,用套话来表达惩办凶手的决心的常规措施,根本不足以平息民怨民愤,而只会加强人们在这几天中形成的对政府的不信任、不倚仗的心理。我认为,首先,至少从新疆区委区府,甚至中央,都应该公开自劾、下罪已诏,向人民道歉。抢先道歉了,中国百姓是最能体谅国家难处的人民,可以很大程度上改善被动,而拖过了现在这个时段,即使以后有所处分,恐怕也会让人觉得不过是在压力下无奈的虚应故事而已。其次,就是几乎完全一致的意见,对暴乱嫌疑犯的处理,一定要坚决依法行事,绝不能再因为什么担心过度刺激维族,更怕被外媒批评,而又把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那是要彻底毁掉政府、法治在新疆最后一点信誉的。http://www.ccthere.com/thread/2296905 而长期的任务目标——重建新疆民族和睦关系(主要就是维族和汉族及其他民族的关系),说老实话,现在根本就没有能很快见效的好办法了。摧毁非常容易,而要建设,尤其是重建,却要付出百倍的努力。继续从前的绥靖策略?我看连官僚们自己都不会觉得有用了。几乎所有人都指出,“二少一宽”实在是直接祸害民族关系的最大毒瘤,还有一些强化民族小认同而不是中华民族大认同的民族政策也是极其愚蠢的,但不要说这个政治上的禁区近期内仍然没有人敢去碰,就是马上把它们取消、废除了,其恶劣的影响仍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消散的。尤其是维族,只要不加粉饰,可以很直接的说,维族现在在全国都是名声扫地,而自身无论是经济、文化还是知识结构方面的竞争力更是全面落后,虽然前不久我才猛烈炮轰了葡萄证据和推理过于跳跃,但他这次对维族内部大多数人,尤其是青少年处境的分析是非常正确的——在当前的市场经济社会大环境下,维族正在形成恶性循环,越来越被排斥到社会边缘,这次的暴力事件,更会极大的加剧维族的这一困境。而这种状况反过来又会促使更多的维族由嫉妒而嫉恨,直至接受“驱汉灭回”的恐怖分裂主义思想。 那么,是不是应该马上着力,借用强大的外力,比如说政府干预、补贴等手段来打破这一恶性循环呢。不是不应该,而是不可能。实际上,从新疆当地子弟的亲自讲述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政府对于维族从学习到工作的扶持力度已经不可谓不强,投入不可谓不大,但几十年持之以恒的结果,似乎却是越扶持,维族的竞争力就越差,这种外力干涉本身就已经成了恶性循环中的一部分了。http://www.ccthere.com/thread/2296905 其实以我看来,用辩证法来说,问题的关键在于内外因不协调,直白的说,就是维族内部真正自发改善自强的动力太差了,而没有自己自强的努力,就是把持国家最高权力二百多年的八旗,子弟还不是成了一堆废物,何况维族。但当年在清亡之后,被废除了原部族政权赋予的特权,失去了长期赖以为生的铁杆庄稼后,满族却迅速奇迹般的恢复了竞争力,更很快就与汉族等其他本有深仇的民族基本的顺利化解了矛盾,现在虽然还有所谓的满遗皇汉PK,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那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当然,可以说那与满族早在清朝时就已经实际汉化的差不多了很有关系,但这至少是一个即发生近代的,可资借鉴的成功先例,证明民族矛盾、民族全体性的竞争力薄弱并不是不可能克服、化解的(当然,化解民族矛盾、帮助少数民族提高发展水平,最成功的案例还是建国初,但我们都遗憾的知道,那种环境在近期内是绝无可能复制的了,所以我略过不提了)。 所以,我是认为,维族要走出困境,新疆的民族关系要重新和睦起来,主要还是要看维族内部有没有足够多的人清醒过来,而且更重要的是,敢于公开站出来(不仅是在官媒和官方活动上,更主要的是要在维族内部的私人聚会、交流中),真正主动的彻底痛斥那些分裂分子、宗教狂徒和他们的同情者、支持者。更要主动向在这次恐怖袭击下,已经彻底被寒了心的新疆汉族等其他民族伸手和解之手,前面那些温和的朋友,所以说你们的主要劝说对象,仅此也应该不是我们,更不是新疆本地的汉族,而是你们寄于希望,希望不要被推到另一边的维族自己。http://www.ccthere.com/thread/2296905 无庸讳言,这是极其困难的事情,不仅要有足够多,足够有威信的维族主动站出来,积极挑起恢复民族和睦和自强自立精神的责任,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耐心,我是一向只认事实而不在乎泼凉水的,现在的情况,不管别人说得再天花乱坠,新疆的汉族在长期感觉受到不平等待遇,在交往中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后,隔阂之墙会在心中建筑的非常坚固,很难会再重新信任维族了(当然这是从总体上看,媒体需要的少数反例永远不会缺少),哪怕是有许多维族表示了主动,仍然会被他们怀疑是不过想暂时瓦解反对封锁他们的铁壁墙而已。只有水磨功夫,用日久见人心才能重新打动之。但说实在的,写到这里,我都觉得实在是太困难、太不可能实现了。 所以,我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相当沮丧甚至冷酷的结论:在暂时平息了暴力事态后,新疆一段时期内最好的民族关系处置方式居然只有——先尽量隔离,让距离来冷冻仇恨。虽然距离和冷冻本身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历史证明,只要不发生新的大的或是延绵不断的直接冲突,时间是有可能(当然仍然只是有可能)淡化仇恨的,然后再试图重启。而之所以说这个手段有些冷酷,是因为在这段时间内,维族的困境,尤其是经济上困境不仅无法舒缓,且必将被大大加深和强化。但这不仅已经是必将发生的事实,而且非常不政治正确的说,可能除此之外,都不能迫使维族中有足够的人肯站出来与本族的分裂分子们作斗争,尤其是思想上舆论上的坚决斗争,不客气的说,相当一部分维族内部的精英,是在吃着分裂分子造成的紧张形式的好处,以往分裂分子们闹得越大,政府就越倚重他们,给他们各种利益上来换取他们的稳定,从而使得其中相当一部人为了谋取更多的这种好处,不仅不主动反对甚至暗中同情、纵容分裂分子的活动,这种怪圈不打断,新疆的分裂势力就不会被彻底打败。http://www.ccthere.com/thread/2296905 当然,我绝不是说新疆的汉族对于恢复民族和睦没有责任,他们的态度自然也是最关键的因素之一,而要让他们尽快软化态度,重新放开胸怀,政府应该尽最主要的努力,只有尽快、尽量彻底的把基于单纯先天的民族身份的差别待遇,更替成基于地区、个人生活水平及环境的统一边疆扶植政策,坚定的以一致的法律为唯一的司法准绳对待所有公民,才可能让他们重新获得扎实的安全感,才可能让他们不再害怕与维族交往、贸易与合作,从而将绝大多数维族全面纳入社会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流。 PS:不过最后再说一句,看了今晚的新闻联播,就知道以上全部确实是废话,即使这次的惨案如此震憾,还是不可能让他们真正有所触动而改辙更张的。三一四事件的处理方式,几乎肯定仍然是七五事件的样板。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