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一薄一扁,六张惊人雷同的“腐败脸”

一薄一扁,六张惊人雷同的“腐败脸”

腐败是一种全球性病毒、全球性问题,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其定性为“全球性威胁”,足见其流弊之广危害之大破坏之重。据最新报道,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将于8月22日在济南开庭审理,引发舆论关注。其实,如果我们从腐败分子的人品、做派、做秀、手法等方面进行比较,大陆的薄熙来和台湾陈水扁何其相似乃尔!一薄一扁,几乎都属于长袖善舞的演技派巨贪,像川剧中的“变脸”高手,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自己换上无数逼真的假面具。

  检视薄案和扁案,我们会发现,不仅两宗贪腐案相似度高,薄扁二人更有六张惊人雷同的腐败“阴阳脸”。他们在玩弄权术和贪腐方面可谓学贯中西,把传统厚黑学和西方功利主义演绎到了极致。

  第一张脸是“外仁内奸”的两面形象。薄先后做过市长、省长、部长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扁曾为民进党主席、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亦即“总统”,两人外表乍看都气宇轩昂,皆标榜“走正道”“有正气”,然而他们却是巧言令色、内藏奸诈、口蜜腹剑、翻脸无情,皆为善玩阴谋诡计的高手。前者提携利用厚黑警察王立军充当打手箍制众口,以商人徐明等作为喽罗为自己输送金钱美色。后者在驾驭民进党大佬方面翻云覆雨,屡屡挑动各方权斗内斗而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两人玩的是“君子剑”,本质上都是“岳不群”。



  第二张脸是“外廉内贪”的山寨清廉。薄动辄引经据典高调反腐,说什么“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要求别人走廉洁之路、做清廉之官,而自己却大肆收受贿赂,据爆料其向海外转移数十亿美元,在法国拥有豪华别墅,在北京陶然亭公园附近的两处房产仅其一栋即值
3亿,从大连到重庆的一二十年间哪曾有一天金盆洗手!扁自我宣扬“从政以来不贪不取”“钱是干的,不用洗”,而其“海外洗钱案”丑闻和所涉“国务机要费”、龙潭购地、南港展览馆弊案,以及赚得盆满钵满的巨额不明财产,将谎言击得粉碎。薄扁之贪,都有漂亮的廉政马甲作伪装。


  第三张脸是“外恩内寡”的夫妻沉沦。纵妻作恶,薄扁如出一辙,他们自我美化的夫唱妇和实为冰冷的金钱关系。薄大秀恩爱,表白妻子贤淑明理,“做出巨大牺牲”、在律师事业红火之际“急流勇退”专心做学问。而事实是,薄自己先后与上百女性淫乱,经常与属下交流的都是龌龊不堪的泡妞秘笈;而谷开来私生活亦不干净,借夫之权敛财牟利,视杀人越货为儿戏,丧心病狂导演了尼尔·伍德谋杀案。扁大打与“轮椅太太”吴淑珍的爱情故事牌,吹嘘乃妻不爱钱,其真相却是扁家所涉案件,吴皆是幕后推手,且其屡屡打离婚牌作政治闯关,亵渎婚姻纯洁,被民众骂为“奸夫银妇”。呜呼,一对恶夫妻,两个贪男女,薄扁式夫妻关系真的是无耻到了极点!



  第四张脸是“外亲内疏”的纵子奢华。爱子之心人皆有,但贪官往往以金钱为乳汁哺子育雏,看似爱子实为害子。薄公子瓜瓜先后就读英国哈罗公学、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每年学费高达数万美元,住豪宅、开跑车、泡洋妞,不断传出的“夜店照”“法拉利跑车门”丑闻,即见其海外奢华生活。扁公子陈致中先后身陷“召妓门”“瑞士密账”“海角七亿不明账户”丑闻,洗钱金额高达
8.2亿,同样是购名表、买豪车、投资美国房产,最终被判刑。上梁不正下梁歪,梁梁不正终倒台,贪官家庭人伦畸变,家庭不是二代们的港湾而是陷阱。


  第五张脸是“外秀内恶”的忽悠做秀。小品王赵本山算什么!薄扁二人才是真正的做秀王、忽悠大师。薄常演“亲民秀”,亲自导演了“唱红打黑”,事后方证明他本人及其家庭“不红反黑”、“厚黑之极”。扁所到之处皆不忘秀上一把,被捕之后尚演了几幕相当拙劣的“手铐秀”“自杀秀”,而他在台上之时更为可笑:他要演骑自行车上班秀,而森严的交通管制却给民众带来了更大麻烦;他要演上街扫地洗车的义工秀,原本干净的路面不得不为他“保留垃圾”。做秀和忽悠行之不远,演技再好最终还是被打回原形,回头看薄扁,很多东西真成了笑话。



  第六张脸是“外靓内浊”的魅力包装。个性魅力、明星官员,这是此前海内外舆论对薄熙来的多次描述。后来才有人道出秘密,这也是有网络推手之力,换句话说,是包装出来的,美化自己、攻讦别人正是薄氏拿手本领。而据台湾朋友说,阿扁的口才亦是了得,搞宣传包装手法高明,走到哪里都是新闻点,他曾听过阿扁的竞选演讲,情绪不断被撩起,简直像中邪。荀子曰:“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善于通过网络及其他包装手段操纵民意却又踏踏民意的薄扁二人,说的全是漂亮话,做的却是贪腐事,真是不折不扣的人间妖孽!



  现实,再次印证了林肯那句名言:“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薄熙来、陈水扁尽管在某个特定时段能够欺骗很多不明真相者,甚至赢得了为数不少的“薄粉”“扁粉”,但其用美丽谎言编就的华丽丽骗局,早就注定了破产结局。做人相似、做事相近、做官相类、做秀相通、做恶相形、骗术和骗功同样了得的薄扁,自毁的过程和下场竟也巧合地异曲同工。这也充分证明,古今中外皆有的腐败病毒,其滋生蔓延与体制和政治无关,而与人性中的贪欲膨胀和丑陋畸变有关。历史与现实、传说与真实中的华山论剑,并不总是大侠们的道场,经常会混入“岳不群”们,有效甄别和清除这些“伪君子”“真小人”,政治方能实现清明,社会才会激荡清流。



  面对“流芳百代”和“遗臭万载”的不同路径选择,八百多年前的巨奸大恶秦桧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今天的薄扁二人既然选择秦桧之路,他们在岁月长河中所留气息,正如史上臭名昭著宦官高力士诗中所言:“夷夏虽有殊、气味都不改”。历史情节虽有近似,但也不完全是在简单重复,尽管两岸政情社情和法律体系有所不同,但薄扁二人皆因贪腐而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分别成了两岸反腐“打老虎”中束手就擒的大老虎——这是现代法治对“刑不上大夫”封建陋规之颠覆,亦可视为今后所有贪官的共同归宿。

附件

o055EcDqpA2.jpg (28.71 KB)

2013-8-20 14:34

o055EcDqpA2.jpg

o055EUiKV0c.jpg (74.81 KB)

2013-8-20 14:34

o055EUiKV0c.jpg

TOP

发新话题